新闻中心

一次断食的感受

一次断食的感受


梁东方


发烧的时候,灵魂被攫住,不管是醒着睡着,头脑都是一片混乱,神思无暇他顾,全部的身心整个的人都被病魔牢牢地抓着,既不知道是在做什么又什么也做不了。

这其中也包括不再能吃东西,不想吃,也吃不下去。

没有想到这恰恰成了一次断食的机会。早就有人说,断食可以在相当程度上让消化系统得到休息,可以清理肠胃,治疗炎症;可以减轻内脏负担,甚至净化血液,增加身体的敏感度,提振精神。

但是要想在既定的一日三餐的平常轨道里脱离出来,洵非易事;我们全部的身体和心理都已经适应了按时进餐、足量进餐的习惯,甚至已经是进入到一种不仅仅是物质需求的文化需求的程度,缺了一顿都会不好受,都会好饿好饿。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说的就主要是习惯被打破以后的不适。到点了不做饭不吃饭,连这个时间怎么打发都成了问题,何况胃口本身的嗷嗷待哺式的嚎叫。

正好,现在既然已经因为发烧而自然进入到了厌食状态,那就顺势开始一段断食,准确说是轻断食状态吧:不吃饭,只吃点水果,一天下来也就是一个苹果两个橘子的量。当然还会喝水,喝水量还不小。

开始两天一直在发烧和发烧后的慢慢恢复过程中,对于食物根本没有任何兴趣,所以“轻断食”是在完全没有障碍的情况下顺利展开的。而且,胃口也逐渐适应了不吃东西的新“习惯”,除了偶尔有一股热流在其中涌动一下以外,并没有太多的不适感。相反,身体已经明确地感觉到了轻盈,尽管体重秤上那失去的一两公斤还不足以让它真正轻盈,但是这种因为肠胃之中少了拖累的轻松的好感觉却是由它们直接传递给大脑的。即便是从身体本身来看,肚子没有了,腰部灵活了,脚步轻盈了;没有了食物的累赘,身体内部也变得十分通畅……

一次断食的感受

当然这一定是和自己处于病中的状态有关的,基本处于卧床状态;如果一直在工作在生活在别人到点吃喝的环境里,估计体力和精神上都会受到比较大的折磨。所以要进行轻断食,还是需要一定的环境氛围的;在一种相对独立的不被打扰的环境里,可能更容易坚持完成。

在不吃饭的日子里,偶尔会想,一向以来年年吃、天天吃、顿顿吃而且每吃必饱,即使有所控制到了七八成饱的程度,就已经很有成就感了:平常日复一日,这一整套肠胃消化系统得有多大的负担?如果不生一次病,发一次烧,不让人对吃东西无暇无念,肠胃和所有内脏真就永远都“不得安宁”了。如此一来,日久天长,孕育出更大的病症,让整套系统出问题的可能性就太大了。从这个最为朴素的角度,也就可以理解那种“病都是吃出来”说法的道理了。

日日饱食、顿顿吃饱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对于食物的刺激性的更高追求;不管是无辣不欢,还是打着美食家冠冕堂皇的旗号,都是在追求对口味上的刺激性进行无限满足;而最终目的还是要通过刺激性来促进自己吃得更津津有味,从而吃得更多。

而人类其实和其他野生动物一样,在漫长的历史中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身体进化的过程中始终都处于这种饥寒交迫的不满足状态里。野生动物们的灵活灵敏与炯炯有神,都是在饥饿状态下的最佳身体功能性表现。饱食会使血液更多地集中到肠胃系统之中,会使大脑供血不足,会让人昏昏然,会降低人的精神性,会让人更受制于自己的动物本能,更无意于精神生活,更少人之为人的根本性特征。

一次断食的感受

对人类来说,可以普遍吃饱只是最近百年的事情,对于中国人来说更只是最近几十年来的事情。人类的身体结构和功能早已经适应了吃不饱的通常状态,一旦长期进入到饱食状态里,整个内脏系统就都会越来越吃力和勉强,就会逐渐达到它们自我运行的极限……

这些事实如果不是这次发烧,如果不是因为发烧而比较自然地进入大了断食状态之中,大致上是不会在自己的头脑里进行将心比心地体验式的比较的。

随着发烧停止,体力慢慢恢复,略略有了一点点进食的欲望,这次轻断食基本上也趋于结束。但是还不能立刻足量恢复饮食,要一点点恢复。而且最终也不要完全回到断食前的程度,要比断食前少吃一些,要让肠胃负担小一些,要让自己的头脑里更多些血液,要让自己更多些人之为人的特征。